http://localhost

当前位置:首页 > 城事观察 > 疫情影响下的IPO:500家排队企业迎考审核节奏或放缓详情

疫情影响下的IPO:500家排队企业迎考审核节奏或放缓

  

  英国《金融时报》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19年该地区的经济增速为0.2%,是世界上增速最慢的地区。而那些“卷土重来”或者继续执政的左翼政府,其面临的形势也与以前不同,相关领导人的行动空间将更加受限。而上述国家有一个共同点——均来自拉丁美洲,一个拥有约6.5亿人口、因频发政治和社会动荡事件而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地区。

  美国《国家》杂志2018年刊文说,皮涅拉2017年当选智利总统标志着拉美地区正显而易见地“转向右翼”,这是对拉美左翼复苏的“有力打击”。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巴西、阿根廷等国经济陷入危机,左翼政党的执政地位也受到影响。比如克里斯蒂娜将以副总统身份重返阿根廷政府高层,在本次玻利维亚大选中与莫拉莱斯竞争的是2003年至2005年执政的前总统梅萨。

  智利一个非政府组织去年的民调显示,认为本国经济前景更加灰暗的拉美人数量创下该民调实施23年以来的最高纪录。政府不能满足中产阶层不断增长的需求,令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期望备受挫败,他们感到自己距离精英阶层的生活越来越远。拉美各国国情差异大,引起动荡的导火索不同,受冲击的政府从左翼到右翼都有,然而,国际舆论与观察人士仍然试图从中找出共同因素。

  拉丁美洲激烈对抗的脉络“尽管拉丁美洲发生动荡并不稀奇,然而今年一系列事态的烈度是该地区近年来最严重的,范围也是最广的。当时,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智利、乌拉圭、巴拉圭、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都由左翼执政,而这些国家占南美洲总人口的3/4。巴西右翼总统博索纳罗正式就职,阿根廷民众则用选票赶走主张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前政府,迎来中左翼总统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

  如今,正当拉美的左翼为费尔南德斯当选阿根廷总统、智利民众反对右翼政府、巴西前总统卢拉出狱而感到“庆幸”时,却发现莫拉莱斯被赶下台,乌拉圭的选举结果仍存在变数,萨尔瓦多等国也再度向美国“抛去媚眼”。外资通过当地生产链和全球销售网造成拉美市场强烈依靠出口的局面,但跨国公司获得巨大利润的同时,当地工人的工资和生活水平没有得到相应提高。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伊格纳西奥·马丁内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1973年在拉美开始实施一揽子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给该地区带来“灾难性后果”。

  在“黄金十年”,拉美国家政府未对单一的经济结构及时作出调整,因此一旦国际贸易条件恶化,其经济发展自然乏力。哥伦比亚国立大学教授库雷亚-卢戈分析说,大量数据显示拉美社会鸿沟不断加深,这也是智利民众为何打出“不是30比索,而是30年”口号的深层次原因。吴洪英认为,能否缓解动荡还取决于政府应对社会治理危机的能力,比如智利的处理方式就相对有效,而玻利维亚则存在政治权力分配的问题,其民主体制不是很成熟,因此军人的作用就很明显。

  另有分析说,现在的拉美没有再出现如查韦斯、卢拉、乌里韦这般代表人物,而另一方面,很多政权长期以来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其间,智利总统皮涅拉宣布实行宵禁,取消票价上涨决定,APEC峰会、联合国气候大会、解放者杯等计划在该国举行的国际会议和赛事也均被取消。仅少数人拥有足够的收入来为一流的教育和卫生服务埋单,大部分人面对的是公共服务的匮乏,以及被寡头垄断、无法满足他们需求的市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吴洪英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拉美出现“有增长,无发展”的内卷化现状。不过在库雷亚-卢戈看来,智利总统“我们在与强大的敌人作战”的表态与宵禁等措施带有军事化色彩,会加重社会不满情绪。10月初,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宣布经济调整措施,其中包括大幅提高燃油价格,由此爆发持续十多天的抗议活动。

  10月中旬,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将地铁票价从800比索(100智利比索约合0.9元人民币)上调至830比索的决定引发骚乱。《金融时报》说,覆盖拉美大部分地区的“政治极化”问题使得社会很难达成共识,而且拉美本身就比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区更加多元。[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的话:在玻利维亚,警察局遇袭,政客的家遭纵火,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在智利,持续数周的骚乱造成至少20人死亡,2000多人受伤;在厄瓜多尔,政府机关不得不暂时迁出首都……这些都是自今年10月以来发生的事情,有媒体形容为“十月风暴”。

  ”西班牙环球网站10月底曾以此为题刊文说,过去二三十年里,拉美地区经历了质和量的巨大飞跃,向世界开放的同时实现了现代化,控制了通货膨胀、债务情况,巩固了民主制度,中产阶层队伍逐渐扩大。”皮涅拉上月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阿根廷和巴拉圭正走向衰退,墨西哥和巴西处于经济停滞,秘鲁和厄瓜多尔深陷政治危机。”法国拉美问题专家让—雅克·库尔利安茨基对一系列事态概括说,在经济和社会危机时期,拉美面临比欧洲更加严重的不平等现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吴洪英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不论谁执政,这些国家都面临着经济问题下的社会治理危机挑战。“经济是根本原因,如果它得不到改善,那么就无法安抚民众情绪,我认为拉美的动荡可能会继续在一定程度上蔓延。观察逆周期因子可以发现,自从2017年5月份正式启动以来,主要作用是对冲收盘价的贬值压力,在2019年5月之前一般是对冲200个基点,最高250个基点。

  当储蓄率下降,而政府还在运用投资保增长的情况之下,经常账户顺差会不断缩窄,未来两三年有可能会出现储蓄投资负缺口,对汇率形成压力。在我们的研究中,选取通缩最严重的2014-2015年,把所有国家的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作为横轴,PPI变化作为纵轴,会发现:当经济增长越依赖于工业增加值、越依赖于制造业,越容易陷入通缩的状态。所以,地产商土地购置减少,投资消耗的是过去两年的土地储备,也就意味着明年房地产投资不如今年,我们认为大致6%-7%左右。

  今年土地市场降温,土地购置费是下滑的,但房地产投资1-9月份仍有10.5%的增长,背后有两个数据背离得非常厉害,一个是房地产新开工面积保持10%以上的增长,但竣工面积是-10%增长,两个数据间的背离现在已经到了20个点,这个数据背后反映出来的是开发商对未来预期不好。“但也要看到,宏观经济金融平稳运行仍面临挑战,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局部性社会信用收缩压力依然存在。除昊海生科外,杰普特、新光光电、容百科技等科创板破发股的两融数据也均呈现“融资交易清淡”或“融券交易活跃”的现象。

  第一波上升出现在开市后的1个月内,科创板两融规模于8月13日触及阶段高点64.02亿元(其中,融资余额32.19亿元、融券余额31.83亿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